我们支持香港警队

我们支持香港警队
作为“忠实勇毅、心系社会”的优异警队,香港警队近期可谓硕果累累、捷报频传,好消息8连击,咱们逐个回忆。13月11日,7名曾于1月19日在中环遮打花园突击警员的坏人被逮捕。23月9日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郭荫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3次会议上夺得话语权,向世界各国叙述了我国香港修例风云中的暴力事情真相,为港警正名。3香港警方在记者发布会上宣告将进行大型反恐演练,向坏人亮剑。4香港警方脸书账号累计点赞达30万,发文感谢网民支撑鼓舞。53月8日,香港警方逮捕17名触及三宗爆破的嫌犯,抄获2.6吨化学物及土制炸弹。63月8日夜间,坏人以所谓“周梓乐吊唁会”名义在将军澳大搞不合法集合,63名坏人涉嫌不合法集结被逮捕。73月8日,大埔戋戋议员带领所谓邻居,针对“大埔赛马会门诊被列为肺炎指定诊所”大搞游行,有坏人以杂物堵路及向警员抛掷杂物,带头捣乱的3名区议员文念志、姚钧豪和连桷璋被逮捕,还有至少23人被逮捕。8上月20日确诊的港警已出院,59名聚餐搭档无一感染。这样一支多次化解对立派“停摆”香港方案的警队本应赢得市民的喝彩与敬重,但香港有一些“市民”却视其为眼中钉,竭尽一切办法去诽谤、去进犯他们,这是为什么呢?今日,有理哥就扒一扒这奇怪现象背面的缘由,可谓是“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对立派毒议员公开进犯抹黑警队政治控制习以为常长期以来,香港对立派立法会议员和政团组织等持续用各种议题抹黑警队。拿近期案例来说,针对警务处处长邓炳强3月2日会晤媒体时回应21宗触及警员行为不妥的案子,对立派毒议员林卓廷又用老套路抹黑警方称:警方“无意查询7.21事情”,能够说是一套“黑警”发言稿用一年,八股一用究竟,不知廉耻。其实邓炳强早已公开向媒体答复了所谓“7.21”事情,已由其他法律部分立案,监警会亦正独立查询。这样重复羁绊,怕是林卓廷贼胆心虚吧。对立派立法会毒议员许智峯,对上一年11月11日交通警员驾驭摩托车“打八字”事情死咬不放,在自己的脸书上叫嚣对交通警公开征寻身份,并方案提出检控。把图扩大来看,分明是20多个黑衣坏人持棍子围殴交通警,寡不敌众的警员被逼驾车吓走坏人亦是无法之举。何况,一哥邓炳强也在会晤记者时答复:督导人员已向包含涉事交通警员在内的相关人员作出怒斥,21宗案子中有4宗已打开正式纪律复检。这本是警员在法律过程中生命遭到要挟时采纳的紧迫避险办法,许智峯却抓住不放,大做文章,他怎样不去追查坏人袭警的职责呢?对立派毒议员操作政治乐此不疲,但凡对香港好的,都是他们进犯的方针,因而抹黑警队成为对立派的传统保留节目。黄媒黑记一味包庇坏人助纣为虐与客观公平各走各路近期香港记者协会又一再向警队发问,记协主席杨健兴不止一次向警队和特首发公开信质疑警方作业,诬称防爆警员“胡椒喷雾射向记者已成常态”,要求警方“中止阻遏记者采访和视记者为敌人”。香港记协却是把美西方的“双标”玩的纯熟,一边要求记者把镜头全都对准差人,找出最简单误导市民的视点去拍照;一边为保护坏人围住差人,阻止正常法律。差人一旦因抓捕与记者发作纷争就上头条,警方运用武力而非暴力仍旧上头条,炒作呗,赚足了眼球就行。黄媒记者打着新闻自由不容侵犯的幌子,本着美西方喜爱什么视点,他们就拍照什么视点,下面举两个比如:2月29日晚11时,一名警员在弥敦道与奶路臣街接壤被多名坏人围住,并以砖头、木棍等硬物加之拳脚突击受伤,在生命安全受严重要挟下拔枪警戒。看看黄媒们是怎样做的,他们挡住警员,坏人在记者保护下抛掷杂物,还有记者为制作新闻把手举向天空“示弱”。被围住的警员脱险后,镜头里有一位黑衣坏人拿着长棍,他想干什么这谁都清楚。但第二天的新闻中未见坏人施暴的任何信息,一起还给市民一副警员拔枪预备“动武”的形象,真是最毒黄媒心。3月8日,警方针对“大埔游行示威“违法人员进行抓捕,其中有这么一张相片着实让人震动!看到红叉想必咱们知道这图片有问题了吧,可是问题出在哪了呢?各位看下图,只是是因为视点问题,用了拍电影中常用的“借位”方法,类似于“男女艺人接吻”、“用剑刺穿盔甲”的镜头,而这种偷梁换柱的拍照方法却被黄媒登峰造极的用在了诬害陷害警队、诈骗大众上,真实令人汗颜!没有黄媒黑记的鼎力相助,黑衣坏人的放肆怎能多个“更”字?“勇武”坏人网上手把手教袭警煽动仇警并搜集“黑材料”跟着肥佬黎被逮捕,“勇武”坏人的反扑愈演愈烈。在坏人集合的连登平台上,煽动对立警方的言辞出现激增趋势,有急进分子乃至煽动对警员施行极点暴力。急进网络频道“香港民族战线阵地播送”就煽动以“会形成逝世或终身残疾、能够形成最大苦楚”为准则,暴力突击落单警员,使用特制的“伞”等尖利用具损伤警员。急进网络频道“阿囝揾老豆老母”发帖称,示威者要想方设法进犯防暴差人面罩,这能够最有用的损坏其防护体系,令警员损失战役力。急进网络频道“作战研究院”发布“与警方坚持战略”,宣称两边在街头坚持时,“增强流动性,打乱警方布置,边打边跑齐上齐落”。呵呵,逃跑战术都出炉了,不愧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一起,还有坏人发布了重整”香港差人滥权滥暴材料库”方案,称自2019年7月以来,现已搜集了几十个G的“黑警”黑料,该网站包含中文、英文及日文版。从坏人在网页中设立了“捐款支撑”这个板块能够看出,坏人其实只是为钱张狂的亡命徒。图谋将“警暴”问题世界化寻求世界反华实力支撑叛国乱港人员“喝洋奶”求布施现已不是隐秘。近来,又有多名对立派人员窜访北欧国家,游说重视香港“警暴问题”,针对联合国人权业务委员会就《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世界条约》中的大众聚会权搜集”主张”。“香港大专学界世界业务代表团”前发言人张昆阳还与“香港众志”联合致信联合国,诬称香港抗议者遭受了“差人暴行、国家恐怖主义和政府检查准则的摧残”,要求《条约》制止不对立通知书等批阅准则和任何反蒙面的法则、特区政府有必要建立具有实权的独立查询机制、督查警队是否“滥暴”如此。一起,“勇武”坏人也在忽悠世界重视。他们在连登平台上建议了向荷兰海牙常设裁定法院指控香港警务处的联署活动,诬蔑港警犯下“侵犯罪”“战役罪”“损害人类罪”。坏人称本来联署人数已达50万,但海牙方面将规范进步至100万,为此煽动港人持续联署。所谓的荷兰海牙常设裁定法院,并非真实意义上的常设法院,只是根据胶葛两边自愿基础上请求而组成的裁定庭算了。香港警队不参加,只是坏人单独请求裁定并无任何约束力,这是骗鬼吧?另据媒体报道,暂时裁定庭的裁定员是按小时收费,裁定所需费用动辄高达数十万欧元。坏人们以此为噱头,怕是下一步好建议众筹,中心吃点优点算了,说究竟仍是为了钱!再说了,侵犯罪都预备陷害给警队!?警队侵犯谁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最终,有理哥想说,乱局之下,香港警队承担着看护法治的艰巨使命。在反中乱港实力眼中,警队成为阻止他们通往凶恶之路的拦路虎,这便是他们无所不用其极诬蔑抹黑警队的真实原因。一段时间以来,香港警队遭受着对立派毒议员的进犯抹黑、黄媒的造谣中伤、坏人的敌视报复、世界反华实力的诽谤质疑等轮流进犯,真的是太不简单了。阿Sir请持续看护好我国的香港,你绝不是一个人战役,咱们永久挺你!